4438x开通小说频道

近来有网友反馈之前的小说频道怎么没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了。但是……现在又有了,而且暂时还没有广告,各位朋友们尽情的阅读吧! 大量的小说还在陆续的增加中,新版支持手机阅读。 因为经常被墙,防止找不到我们的地址,请记住我们主站的地址,找到主站就可以找到小说! 4438xs1.com 4438xs2.com 4438xs3.com 4438xs4.com …… …… 2018年7月 关于近期小说栏目在高峰期卡顿打不开的问题已经解决。 2018 […]

淫荡的老婆

自从我拥有静香—美丽的奴隶之后,我每个星期都会去静香家,调教她美丽敏感的肉体。静香潜藏体内的性欲也被我慢慢挖掘出来,对快感的渴望,使静香变得艳丽、性感,那与静香自小良好的教养与典雅端庄的本性形成了淫邪的对比,那也正是静香令我着迷之处。想到静香含着泪珠,美丽的身躯不由自主抵抗男人玩弄,一边发出哭泣声,一边求饶道:‘不要!,最讨厌!’,但相反地,被茂盛黑草围绕的肉洞不停地流出淫汁,如少女般的樱色乳头挺立坚硬,一边淫荡地摇晃着纤腰美臀,一边发出甜美哼 […]

住院的生活

大丑住了半个多月院,把他闷坏了。半个月中,老周头和下棋的老头们常来看他,都说了不少吉利话。众女象走马灯般地陪他。为他着想,她们还专门雇个男人照顾他。主要是服伺他大小便的。众女虽与他关系不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谁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毕竟不是自己老公。总有些顾虑的。 住上半个月,大丑能下地走动了。尽管只是拄拐蹒跚的走,比起缠绵病榻,天天望棚,毕竟是两个世界。打开窗户,让风吹过来,大丑精神一振,象小鸟出笼般的欣喜,欢悦。想到这些日子,如同恶梦一样。他 […]

看人妖片的结果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老公和朋友在外消遣,我燕燕则独自在家里休息,忽然门铃响起,开门后原来是我的变装女友雅琪。 雅琪一进门便对我说︰“燕燕,对不起!前两天我买了几片人妖A片,可是电脑坏了,我实在没法子观看,请问可不可以在这里观看?” “居然想在我家中看人妖片?”当我正想发难的时侯,发觉雅琪看着我身上的小背心和热裤时,居然流露出一种受了诱惑的眼神。 看见雅琪色迷迷地望着我的样子,忽然泛起一种作弄他的想法,于是便摸着我白滑的大腿,装出很性感的模样说:“ […]

贪玩的小芹

从荷兰学成回国已经三年多了,现在已是一家外资企业数据部主管,负责公司商业系统的运行控制。 半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小芹。 小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性感的中国女性,我第一眼见到她就忍不住想跟她上床。 由于我们趣味相投,条件又都很好,可谓门当户对,所以感情发展特别迅速。 三个月我生日的时候,小芹送了我一个特别的礼物——她的第一次,当然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由于本人以前在国内时是出了名的麦杆,而且为人有些古板,所以从来就没有 […]

上了朋友的前女友

朋友的女友珊,长的虽不是很漂亮,但也不错,可爱的脸蛋,158的身材,还算匀称,从长相看能看出是那种爱玩的人。一天中午,同事抱怨著来找我,说和他女友分手了,大概是因为女朋友脾气不好,整天吵架,而且女朋友比较疯,经常和男孩出去玩,实在忍受不了就分手了。 在这期间,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不断,基本就是吵架,大概的意思我也没细听。之后的有一段时间,他俩基本都在吵吵闹闹中过了两个星期左右,就真的分手了。起初,朋友跟我说他女朋友和他分手后,找了好几个身边的朋友, […]

艳贼

自从与玉如和莎莉搭上线后,王一中安守己多了! 今晚他送她们回去后,本想进去和她们再大战一场,以泄泄火,但二女却腕拒了,理由是身体久安,想早点休息。他只得快快的回家了!也想早点睡觉,以便养精蓄锐。 他家住在阳明山的高级住宅区,室内布置得非常豪华。当他一进门,便看见二楼有灯光一闪一闪的!好像一个人在上面移动着。那似乎是手电筒的光,大概有人拿着手电筒在上面找东西。 他直觉地想到贼!有贼光临他的住宅。于是他便轻轻的走了进去,轻轻的摸到了楼上。他听到轻微 […]

大我三岁的女人

本人平时常年在外出差,出差通过QQ认识了MM,这个MM比我大三岁, 28岁,目前还是单身。经常一段时间的交流,关系也日益加深,后来到了无话 不谈的地步。   回家后约MM出来吃饭,当时约好六点见面,五点多又在QQ上聊了几句, 然后她说要去收拾一下,洗个澡,然后准备出发。听到她去洗澡,我突然心动了 一下,呵呵,算是自己意淫吧。6点我到了约定的地点,等了十分钟,她也到了, 见了以后不免有些失望,跟我印像中有些差距,只前只见过照片,自己想像的太 美好 […]

电话带来激情

那是以前的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还匪夷所思,这个世界有时候还真的是很有意思! 有一天的傍晚,我刚回到房子,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看到一个已拨的电话,觉的很熟悉,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并没有在今天打过,看了一下时间是我在回家的路上发生的,觉的很奇怪,就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声音象是三十六七岁的样子。 我就问她这是那裡的电话啊,怎麽我有个通话记录呢?那个女人说你刚才打过来的,又不说话,只听到走路和说话的声音!我晕~我的手机是那种直板的,可能是没锁 […]

一门之隔玩偷人

 眼看著要到国庆了,准备出去旅游。 但是大假到哪裡去人都多,徘徊在旅行社门口的时候,接到一张普吉岛的传单。 对啊,去普吉岛吧!应该没有国内旅游景点这麽多人,而且我也喜欢大海。 和一个同事商量,他也表示赞同想去,于是乎到旅行社报了名,开始准备去普吉岛之前的事项和手续。 期间,在和程MM(如有不了解的,请看之前的鬼屋猥亵离异少妇系列)的一次閒谈中无意说起了这次国庆的出游计划,程MM当即表示想去,正当我暗喜的时候,她却告诉我,她男朋友也要去……到最后 […]

夜游

春桃的丈夫罗刚急病暴卒至今,巳过半年了。罗刚刚死未久,春桃整天呆楞楞的,她的刺激受得太大,头脑昏昏沉沉,好多个月之后,仍然悲从中来,常作寡妇之夜哭。再过个多月,才逐渐泪止声消,心境也比较开朗了。 丈夫活着时讨厌他,死了又可惜他,前后矛盾,真是奇妙之至。罗刚生前做牛贩,把田地间的劳动,全推向春桃身上。春桃常怀疑罗刚借贩牛作口实。在外面拈花惹草。因为他东眠西宿,从未拿钱回家。他酷尝杯中物,回到家里便用烧酒当茶,自晨至暮,不离醉乡。而且酒精入肚后,他 […]

我和人妻同事

她与我以前是同一公司的同事,说来也怪,在她结婚前,我对她差不多没有多少感觉,有次我们还因为工作的事大吵了一架。虽然,她不是长得漂亮得吓死人那种,但还是很吸引人的。特别是她那双腿,长长的,很均匀,从大腿到小腿都很直,正是我喜欢的那种。 我同她是在她婚后才好上的,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怎么好上的我也记不清了。我在这废话了半天当然不是要告诉各位怎么才能同这样的女人好上,我只是想说说有了这样的情人后的好处。 我一直有一种思维,那就是,对于我这样的男人来说 […]

播种妻子的妹妹

  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妻子回到家里,抱起儿子亲了一下,忧心忡忡地说,小妹他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没问题,是妹夫不行,都是死精子。   小妹和妹夫大学毕业来上海一年后,和我们同一年结了婚,然后就忙着为生活奔波,一直也没空想要孩子。直到一年前,事业逐渐稳定了,两个人才一边观望房市,一边努力做孩子。谁知道房价是越涨越高,孩子也越做越出不来,到了春天,两人一狠心,买了一套房子,然后就到医院检查去了。   妻子说,小妹回来后,抱着她大哭一场,还眼泪 […]

一次的3P

其实当兵真的很无聊,所以平常都会利用时间上上网打发时间,在聊天室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猎物了,而通常我能做的只有等待,今天我的聊天室主题是“性派对”,反正我想还不就是空等,不如题目取的劲爆一点,当我正在浏览其他网页的同时,闪烁的萤幕告诉我有人来囉,心脏跳动的频率突然的增加。 KIKI,看名字应该是各女的,但是网络上虚虚实实,可不一定喔。好奇的她问了一堆问题,好不容易将话题带入我的标题“性派对”。 KIKI说:“可是我没试过耶?会不会很可怕啊?你们 […]

假戏真做

做个大学生,通常都是有个好名声,但没个屁用,我和女友经常身边都没有几个钱,所以经常要兼职找个零用钱。我想大家的兼职不外是补习,研究助理,再不然就去肯德基,麦当劳卖鸡卖包。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在经常去的理发店认识了一个洗发的,他叫阿标,他在店里也属兼职性质。有一次洗头时跟他聊开,原来他还去当过临时演员,每天800块左右,他还讲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给我听,当然特别是一些艳遇,结果我也跟他去兼做临时演员,后来我女友也跟我们一起去兼职。 你们有时看电 […]

美少女开苞记

今晚是阿杰的女朋友小蝶生日,大伙在KTV替她庆生,由于第二天是礼拜天,闹到11点半才结束。 走出KTV却发现摩托车怎么发都发不动,阿杰只好跟小蝶改坐公共汽车。 上了客运后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由于是最后一班车,车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4个男的。 看起来都色眯眯的,一直盯着小蝶看,一个特别高大粗壮的中年男人,光头,很凶暴狰狞的模样。 另外两人像是他的手下,一个30岁的刀疤壮汉,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后来听他们的对话才知光头的 […]

替老公找人妖二奶

近日遇上一件难忘的经历。 事缘是:因我家的泰佣急于请假,我家又不能没有工人(因我丈夫不让我做家务),所以她只好找了一个姊妹来代替。 这个替工叫阿华,身型颇高大,有一米七,样子尚可,但感觉总有些怪怪的,又说不出什么原因,心想算了罢,只是两个星期。 平时家中只有我们两夫妇及女佣,所以我在家中衣着很随便,甚至穿着性感的睡衣在家中走动。 阿华来了,我和丈夫生活依旧,尢其是性生活,差不多夜夜缠绵。 几天后,丈夫又要出外公干。 出发前我们更整晚大战。 第二 […]

笨处女和医生

我是一位从医科大学毕业一年的年轻医生,毕业分到广州的一家小医院工作,这一年多回想起来竟然值得自豪的就是自己从一个处男变成了一个做爱专家。 本来我是去外科工作的,没想到由于医院妇产科缺人手,就把我从外科调到了妇产科,刚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看到那些不同年龄的女性在你面前脱掉裤子,露出黑漆漆的阴毛,甚至在作检查时脱掉所有的裤子,坐到椅子上,双腿劈开,向你展现那只有她的丈夫才有权利看的小穴时,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无法忍受的,何况我年轻气盛,而且还是一个处男 […]

在KTV做服务员时的豔遇

我叫小凯,在一家KTV做服务员,和其他服务员住在同一层楼的宿舍。男的女的在一起就是刺激,我们这些少男少女在一起时间长了,暧昧的感觉那叫一个浓呀,每每看到那些美眉们穿者少少的睡衣在你眼前绕来绕去,心裡恨不得把她们摁到在地,狠狠地蹂虐。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那天夜裡尿急,从宿舍出来,我睡眼惺忪的来到卫生间尿了起来,正尿著,突然听到女卫生间门响了,我色心顿起,悄悄的走出男卫生间,然后像贼一样溜进了女卫生间,反锁…… 这时,女卫生间裡面的隔板裡传来嘘嘘 […]

从偷窥到征服

我是从望远镜中首先看到珊珊。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爱好偷窥的色狼,我隻是那天刚刚买了一副望远镜,准备次日到马场去用,一个人买了一件新的东西,当然是跃跃欲试的,而买了一副望远镜,当然不会是用来望家里的东西,而是望远处用的。 我的住处对面有一座大厦,距离相当之远,肉眼所能看到的,隻是那一家亮灯、那一家不亮灯,有没有人走动也是看不到的,但是有望远镜,就可以看到了。 我坐在厅中用望远镜望过去,逐个窗口望,忽然看见了珊珊,当时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当然亦不知道 […]

我的週末猎艳经历

  出了×湖桑拿中心,我心裡那个气啊!花了近五百元,连小姐手都没拉,打飞机还搞得我不上不下,火更加旺了。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回家恐怕也不能安睡,再说怎麽能半途而废虎头蛇尾呢?既然下了决心要完成俺的猎艳大计,就得有始有终锲而不捨才对。   心思一定,于是上了一部的士坐定直问的士大佬(唉,死性不改啊,上了一次当还得靠人家):「老兄,哪裡有小姐?」   「×星路很多啊,去不?」   与前一位司机说法相同,应该没错了。   「 […]

万人火热在线PK. 你卸载算我输! 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